三可變焦溯源:博物館照明的玄與真

        何為博物館,學者黃摩崖認定斯神廟這座人類歷史上最早的博物館。那么按照西方的標準,中國最早的孔廟也是最早的博物館。然而博物館的定義卻是沒有標準。
美國博物館協會認為:博物館是收集、保存最能有效地說明自然現象及人類生活的資料,并使之用于增進人們的知識和啟蒙教育的機關。
      中國直到1979年《省、市、自治區博物館工作條例》中才明確:博物館是文物和標本的主要收藏機構、是科學文化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。博物館通過舉辦陳列展覽,傳播歷史和科學文化知識,提高全民族的科學文化水平,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做出貢獻。
原來很多定義與標準,我們都不敢輕易去定義。2012-2016年,中國在大變,世界也在變,這次變,是世界思維結構在變。
但三可認為可以以“玄”去假想:博物館將會是一種空間,這種空間將會為更多無國界的生活概念的人的生活而服務 (其中“吃”是其中一部分)
      2005年-2009年,對三可變焦來說,這是一個光隨我意變焦技術出生和萌芽。 在當時我們發明變焦概念與LED匹配,并投入研發的時候,當時整個行業無人敢想,那時LED技術還未像今天這么普及。在當初備受嘲笑和諷刺,有人說是瘋子,也有人說腦子進水是傻子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當時也有行業資深工程師認為變焦是不可能實現的技術。然而這個變焦就像博物館的定義和標準一樣的“玄”,沒有一個確切的定義,誰也不敢輕易去定義。
      或者有人曾想過,但是不去做或者不敢做的LED變焦射燈,直至三可變焦今天的普及應用。我們三可也是可以代表,中國少有的照明公司在國際領域敢對著老外大聲說:
HI, YOU COPY (老兄,你在抄我們)。但當時2005-2009年,三可找不到“溯源”,我們只知道好的“idea”與產品,但不知道應用在那個領域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玄妙1: 2008年,茶與茶道追求的靜與真,三可變焦的DNA根源
     08年,蘇大師陳創始人的引我到普洱茶,到現在我還找不出原因為何會對茶的鐘情。因為對于我性子急,每天想著生產與出產品,連喝白開水都嫌浪費時間的我,為何會進入茶道的追求。直至今天茶中“靜與真”的世界,或許是三可的“玄”妙之一!通過茶,把“靜與真”的追求,植入三可變焦的DNA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玄妙2:2009-2010年,三可找到了溯源,為博物館與藝術而生
       三可自從有了“靜與真”的DNA,神奇的09年與2009年07月28日,2009年是一個神奇的EMAIL。 一個不知名,也不知姓的邀請,我出席德國DRESDEN的藝術邀請,作為三可創始人走進這座以博物館與藝術為一體的藝術之城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09年兩度7天的“靜與真”的西方式洗禮,三可變焦終于找到“溯源”,原來三可變焦為博物館而生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09年之前,我去過德國不少于17次,但從來無了解或來過德國的德累斯頓Dresden。對于一個追求靜與真的博物館空間之后,你是否會選一個“藝術空間”進行休整回味呢?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玄妙
3:三可變焦與博物館共同追求“真”
      09年技術與產品找到定位,博物館的空間與現代進入小康水平的平民,他們將會尋找的是另一個空間,是一個有著原始人同樣“本質”的最真實的交流,或動或靜(相對),他們追求都是“真”的感覺。博物館沒有VIP包房,我們要的是一個大空間,另一個更有藝術感的空間,燈光就是把我們空間化的最好的原始工具,這個時代在變,機會就會來!
      三可變焦在“外”找到了其本身的“源”,三可本著“洋為中用,中為洋用”,在“外”美好的理念和事物,在“內”中國也是會同樣的認可認同。三可變焦2014年開始回歸國內,將博物館的“靜與真”帶回國內,在國內走不一樣的道路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1:博物館只有“靜”才能追求“真”
      博物館是一個追求“靜”地方,進入博物館,所有的喧鬧都會悄無聲息,只有靜的地方,心靈的清凈,你才體會其最“真”的一面。只有“靜與真”,才會用心去感受燈光的味道。所以,三可變焦在國內,不斷的布局以博物館為主題的燈光體驗館模式來進行服務,目前體驗館已覆蓋廣州,深圳,上海,南京,杭州,北京,西安等省會城市。
     因為我們三可知道,在一個只有產品,一個喧鬧的辦公場所,沒有燈光體驗的環境,你是不會去體會燈光的“真”,品味燈光,那么燈光的價值也蕩然無存。所以,三可在體驗館營造博物館的“靜和真”,靜下來才能更讓你體會燈光的美,光的價值才會真正的存在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:藝術空間與博物館同時追求“靜真”
       博物館的“靜真”滿足了人“看”,感受的是精神洗禮,滿足“看”的欲望,人們必然會尋找一個另外一個空間,那么這個空間就是“藝術空間”。從博物館體會的“靜真”,同時也希望在藝術空間的環境得到延續,再次帶來生理,心理的愉悅。所以,“靜與真”的追求,在博物館與藝術空間有其異曲同工之妙。
       而“靜真”更多通過精準的燈光劃分光造空間,才能得以表現得淋漓盡致,而這個空間也將更加藝術化。因此,共同靜與真的追求,使得三可變焦在找到博物館溯源的同時,也將技術延伸至了藝術空間。未來的藝術空間也將是以人為本,追求博物館級的燈光環境和享受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老子說:“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萬物”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其意:三可變焦照明,立足中國,一切皆有可能
       照明,我們自然會想到焟燭和燈泡,由燈泡會想到愛迪生。其實,現代照明體系來源于60多年前照明之父美國理查得先生,其通過300多個照明設計為我們今天所見到建筑與照明打下理論與案例基礎。
       同一時期,有著與照明之父相同理論認識的德國燈具制造公司ERCO從燈具產品結合實際應用,普寫”照明語言”。
所有這些,都是三可創始人本著“洋為中用,中為洋用”,是為之“一” 。中國就是中國,我們也有著與西方不一樣,但有底蘊更深的“道”,這是我們三可所依托的“二”。
       正如新時代下人們對生活品質要求的提高,對茶文化,對藝術,對空間,對博物館有了更高的追求,也正符合中國當下國情,是時勢造就我們,我們也順應了時勢。
       有了一和二,我們三可團隊希望在所有朋友們支持下,去博弈。我們追求的“三”,實現一切皆有可能! 

2017/5/5 12:32:35